发呆

逼仄的繁华都市,挤地铁上下班,没有窗的办公室。眼睛盯在大小屏幕上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看天看云看海,或者与人四目相对、相视微笑的时间。人机交互,一指之间,来得如此无间隔,有种无聊不再的错觉。当每天的时间都被信息碎片填满,这种貌似饱满的生活带来某种缺乏。神经科学家认为,往往是在我们无所事事、思绪晃荡的时候,脑进入“预设模式”,才最容易产生灵感和新想法。
发呆能引发创造力。我相信。
当我连走路都在看手机的时候,哪里有时间去创造?想起在伦敦的那两年,是文字创作最多的两年,一来是一个人住,更关键的是八小时时差导致伦敦的傍晚至半夜,因为中国的沉睡,我有绝对的孤单和寂静。我无法与人对话,只能游荡至另一个时空,无边无界。
现在这份工作需要在中国的时区,和美国人打交道,夜晚被时差侵蚀。那些本可以游荡在另一个时空的不受打扰的时光,时常被缩小至瑜伽或游泳或骑车的六十分钟。刚进去,就出来了。
好了,别凡事都怪罪外界因素,一切在心。
节制与边界,我应该先自爱。
Duchess-de-Nem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