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Maisie Knew • 她都知道

what-maisie-knew-film 六岁的小女孩Maisie。她躲在门后看父母争吵,在客厅看过气摇滚歌手母亲和年轻酒保调情,在楼梯间看艺术品商人父亲和小保姆亲密交谈。

不久父母离婚,又瞬间各自再婚,一边是保姆姐姐Margo,一边是酒保哥哥Lincoln。Maisie每隔十天轮换于两个家之间。

自私的父母,嘴上说着爱她胜过一切,却总是把她推搡给年轻的姐姐和哥哥。她从不哭闹,安静的,在房间里把弄玩偶,在空荡的大堂里等待迟来的父母。p1964092392p2107744496那个晚上,父母不知所踪,她被抱到一张陌生的床上,门外是一群陌生的人。六岁的心灵再不能承受,泪悄悄划过鼻尖到枕边。

孩子不会被成人的言语迷惑,她知道行动胜过一切。她知道谁会信守诺言带她乘船出海——不是那个为生意搬到英格兰的父亲,不是那个要丢下她全国巡演的母亲。

他们不值得她的美好。

迷失的总是成人,孩子的心再清晰不过。

演Maisie的小女孩Onata Aprile,自然,纯真,还有性感。容许我用“性感”这个不甚妥帖的词——因为我再想不出一个更合宜的词,来形容小女孩那份全然不自知的完全的通透和敞露。

孩子的眼睛透明像湖水,观察一切。

孩子的纯洁像一面镜子,照出身边人的善恶美丑。

《What Maisie Knew》,一部难得的好电影。

Steve_Coogan__Julianne_Moore_and_Joanna_Vanderham_in_What_Maisie_Knew___trailer

新人终变旧人

电影(跳支华尔兹)观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UQTNY5yaVk

电影拍得很美,多伦多色彩热烈的街区,光线满溢的房子,Nova Scotia海边纯白的Louisbourg灯塔。

电影从Margot早晨烘烤蛋糕开始,金色的晨光从窗口照入,勾勒出她侧脸的轮廓,手臂的绒毛。但她机械般的动作、无表情的面容写满了空虚。然后出现一个男人的背影,看不见面孔,但很自然的猜测是她的丈夫Lou。

清晨阳光下Margot靠在烤箱边,若有所失

其实,Margot和Lou的婚姻生活并不乏甜蜜的把戏。早晨在床上仍旧睡眼惺忪的时候,他们会相拥纠缠,用孩子腔调开彼此玩笑。偶尔的争吵过后,他们分开坐在窗边,她在屋内,他在屋外,隔着玻璃窗,他们五指相碰,然后亲吻。她淋浴时蓬头总会突然喷出一撮凉水,给她一个冷颤;她叫她男人去修,却总未见行动。后来她才知道是他男人在门外浇的水,他说“到我们80岁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我给你开的最长久的玩笑。”真相大白的时候,Margot哭了,那一刻我以为Margot会明白并留住婚姻。只可惜泪中还有笑,很苦、很冷的笑,她已经不能忍受这些无意义的故作姿态的小把戏。

结婚五周年,他们在高级餐厅吃晚饭却相对无言。她打破沉默问:“你今天过得好吗?”他嘲笑她做作,没什么好汇报的。她质问:“如果没有话说,那我们为什么要到餐厅吃饭?”“因为这里有美食,仅此而已”

他们的感情,仿佛影片中在床边摇曳的夏日电扇,咯哒咯哒,单调催人入眠。

所以她还是离开了他。

艺术家兼人力车夫Daniel自然是平乏生活中的激情。Margot和Daniel去游乐场坐回旋机动车。四周一片黑暗,只有电光闪烁。机动车圈圈旋转,她左右摇摆,一次次碰到他的肩膀,她抓着车前安全栏笑魇如花。

梦幻游乐场Margot & Daniel

突然,音乐孑然而止,白炽灯亮起。他们尴尬的下车。

如同感情,总是从夏花般绚烂开始,终结于坦白的日光之下。新人终变旧人。

电影的最后,Margot早晨烘烤蛋糕的一幕重现,这一次看清了男人的脸,不是她的丈夫,而是Daniel。Margot那时已经和Lou离婚,搬进了Daniel的房子。时间无情,一度新鲜的关系还是逃不出那条陨落的轨迹。

从戏院出来的这两天,我脑海中忘不掉那些画面,和年轻女导演兼编剧Sarah Polley想要探索的话题。

“Life has a gap in it. It just does. Don’t go crazy trying to fill it.”(生活是有空洞的。它一直都有。别失去理智尝试去填补它)

日复一日,任何婚姻总会趋于平淡,失去刺激,然后人就变得蠢蠢欲动,希望有新鲜的人和感情来填补空洞。

但人终究抵不过时间。“We may just age, time may just pass, new things get old, we may need to live with emptiness.” (我们会变老,时间会过去,新的会变成旧的,我们只能接受这种空洞– Sarah Polley)

我只是觉得难过,这个周而复始的循环,如同人终将要死亡一样令人悲观。

不可避免的要成为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不能遗忘

微电影《遗忘》观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SeUXZAYUGA

十年的感情,变成冷漠,争吵,通通变成不愉快的记忆被遗忘。

但遗忘的,其实是那个曾经善良的自己。

遗忘了给心爱的人做早餐;
遗忘了往冰箱里储藏食物;
遗忘了在准时下班时亲自下厨准备一桌晚餐等另一个人回家;
遗忘了一起去那些说过想去的地方;
遗忘了孝敬对方的父母;
遗忘了聆听,讨论,和提醒对方说出自己的不对。

薇安是幸运的。
不是所有人都有重新记起的机会,或者在记起时,已经太迟。

想想自己时常偏执的要记录很多东西——用文字、用影像——是因为对记忆不够自信。在内心还没有强大到不轻易摇摆质疑之时,这种一遍遍记录、重温、提醒的方式,也许还要心甘情愿的继续下去。

记录一下这个难得的爱心早餐~~

卖相还不错吧?

这可是从包装袋出来的天然爱心吐司哦

月不落

电影《Moonrise Kingdom》,怀旧色彩一如1965年的海岛月色。

《月不落》,是我的翻译。豆瓣上的《月升王国》太过直译,而香港的《小學雞私奔記》又太过露骨。

这部电影关于两个与同龄人格格不入的问题小孩:男孩成为了孤儿,在童军营里没有爱;女孩与父母和弟妹生活,却感觉不到爱。他们成为笔友,然后策划了一场海岛上的私奔。

Sam Shakusky :What do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grow up?

Suzy Bishop:I don’t know…I want to go on adventures I think; not get stuck in one place.

男孩用尽童军的生存技巧,女孩扛着满行李箱的书籍跟着。他们在海边搭建了一个营地,他用鱼钩加碧绿甲虫为她做了一对耳环,当场滴血勾出耳洞给她戴上;她让他躺在她的腿上,给他读故事书。他们在沙滩上跳舞,第一次学习法式亲吻,在帐篷里相拥入睡。

谁说12岁小孩子不懂爱情?问最直接的问题,做最朴素的事情。大人的纠结、限制和禁忌,都不重要。

这个在沙滩上建造的月不落王国,堪称最佳营地。

“On the beach? I would’ve given you a commendable. That was one of the best pitch-camp sites I’ve ever seen, honestly.”

鱼的信仰

电影《鱼跃情缘》 (Salmon Fishing in Yemen)观后

渔业博士家的庭院,有一个小池塘,养了几条美丽的锦鲤。他难过困惑的时候,就会对鱼儿倾诉,喂它们切片面包。也门酋长对他说:你很幸运,你有一池鱼。

钓鱼,谁说不是一种信仰。

在钓到一条鱼之前,你投入了上百个小时,耐心,恒久,不舍的等待,这难道不是信仰?

在也门的沙漠旱流里钓三文鱼,理论上可行吗?
如同许多荒唐可笑的命题,”理论上”是可行的。
这种“理论”,如同信仰。没有学术文章的证明,”我就是知道 (I just know it)”。

当养殖网里的三文鱼被放出,顺流而下,却有第一条,突然转身,然后一条又一条,全都逆流而上、跃出水面的时候,我看到了鱼的深意。香港把这部电影翻译成《鱼跃情缘》,妙绝!

鱼,只是万千信仰中的其中一种。那热情和安静的源头。
你找到属于你的那个信仰了吗?

这部英国人拍的电影还不忘趁机好好嘲了英国政府一把。喜欢Emily Blunt小姐的蓝眼睛和纯正英式英语的朋友更加不要错过。

Salmon Fishing in Yemen

从Chelsesa戏院里出来,天色仍未暗,但今晚的风很大,吹乱了头发。这个五月,每到晚上八九点,就让我觉得不真实,阴冷而明亮,白日越来越长,但感觉在冬季。

游泳池和电影院

周一晚上八点的游泳池,出奇的冷清,刚下水没多久,唯一的泳客也离开。今天的水比平日低了起码十公分,这对于一个只有一米五深的泳池来说,是很显眼的。也许泳池在注水当中,水也不够暖。其实怎样也好,一个人的游泳池,再不能要求更多。在默片一样的水里,独占最中央泳道,我可以放任思绪。

游完泳,赶场去电影院。昨天注册了电影院的月卡,以后下班无事就可以泡电影院。从来不介意一个人去看电影,有时甚至觉得欢喜,因为可以无所顾忌的落泪。本来计划去看《暮光之城》男主角的新电影《漂亮朋友》(Bel Ami),结果记错时间,来不及。将错就错,正好去看《艺术家》。

冲进地下二层的放映厅,空荡荡的只有五六个人。放映厅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好像被空置多年。进入1927那个年代,黑白默片现场配交响乐,电影还属于一门舞台艺术。没有人声,音乐更具感染力,胶着着影像,更单纯的进入人心。贝热尼丝·贝乔的一颦一笑,她的泪水,她的踢踏舞,像刻在黑白银幕上。黑白片的细节表现力是彩色片无法媲美的,删去一切干扰,一个时间点聚焦一个表情、一个动作,然后观众就忘不掉了。

我就是这样不可救药的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同时不可救药的想着另一个人。我这艰难而甜蜜的爱情。

We bought a zoo

一个丈夫和父亲,和一对儿女,如何走出妻子和母亲离去的悲伤?答案:一个被遗弃的动物园。

真实故事中的这个父亲Benjamin Mee说道:“The zoo itself is also a tremendous place for healing. It connects you to the circle of life.”。伴随的动物园的重建和重开,他完成了这个痛苦的心理疗程。

电影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原动物园是位于英格兰西南端Plymouth的Dartmoor Zoo。电影把场景搬到了加州,多了美丽的女园长Scarlett Johansson,一群怪异的工作人员,和园长天使般的侄女Elle Fanning(哦天啊,Fanning的笑容太阳光了,能够瞬间把人融化)。

这一个女主角不在场的感人爱情故事。男主角每一场的回忆,将这个女主角的模样逐渐还原。电影最后一幕,他带儿女回到他和妻子相识的咖啡厅,给他们重演爸爸妈妈是怎样认识的。“This is where you two became a possibility”(你们在这里变成一个可能)。

阳光下坐在咖啡厅窗边的女人,在街上恰好经过然后一见钟情的男人。男人鼓起20秒钟的勇气,走进咖啡厅,和这个陌生女人打招呼。

Benjamin: Why would such a beautiful woman like you ever talk to a man like me?

Catherine: Why not?

这是很让我触动的“改变一生的20秒尴尬勇气”理论的起源。

“You know, sometimes all you need is 20 seconds of insane courage. Just literally 20 seconds of just embarrassing bravery. And I promise you, something great will come of it. ” ——Benjamin Mee

这个重建动物园的冒险,也是源自某种傻傻的疯狂的勇气。

Kelly: Why did you buy the zoo?

Benjamin: Why not?

We bought a zoo!

Underland? Wonderland…

看了Tim Burton的Alice in Wonderland 3D。是的,没有Avitar的恢宏和梦幻,但是一个小女孩的梦境,从树洞开始——
蓝色西装的兔子,
    会隐形的绿眼睛的小猫,
          蓝色的毛毛虫,
红心皇后的 红色城堡里的 红色玫瑰,
  白雪皇后的 雪白城堡里的 粉红樱花……
          “我是谁?”
                      “由谁来规定我的故事?”
                                       “我多希望快点醒过来”…
        你又如何知道这不是现实呢?
        到底此生是梦,还是回忆是梦,让你记起你的过去?
在最后的最后,在Alice站在开向远东的航船上眺望的时候,我还是会幼稚的被感动。
                

 

“我常常在早餐前就能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情。”
(Sometimes I’ve believed as many as six impossible things before breakfast.)
是的,这是很好的练习。
童话的作用就是让我重新想起什么是勇气,什么是梦想,
小女孩的心有足够的力量将underland变成wonderland.